专业知识服务提供商
杂志订阅
投稿咨询

从“逆效率”现象看《政府采购法》修订

2020年02月18日 作者:冯君 打印 收藏

  近年来,我国政府采购“放 管服”改革进行得如火如荼。无论 是取消政府采购代理机构的资格审 批,集中采购目录“瘦身”,政府 采购限额标准提高,还是为科研人 员采购进口产品“松绑”,亦或是 2019年国家大力倡导的优化营商环 境……无不在显示我国“放管服” 改革的实质性步伐。然而在“放管 服”改革的行进过程中,市场上仍 然出现了许多与之不匹配的“逆效 率”现象。这些“逆效率”现象是 什么?为什么会产生“逆效率”现 象?如何有效规避“逆效率”现 象?近期,在“2019公共市场与政 府采购论坛”上,中央财经大学财 政学院教授姜爱华围绕这个话题发 表了自己的观点。

timg4EJOLUAC600.jpg

“放管服”改革迈出实质性步伐

  近年来,我国“放管服”改 革迈出实质性步伐。 2014年8月31日,第十二届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十次会议审议通过《全国人民代 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 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等五部法 律的决定》,其中明确自2014 年8月31日起,取消财政部及 省级人民政府财政部门负责实施 的政府采购代理机构资格认定行 政许可事项。为此,财政部专门 印发了《关于做好政府采购代理 机构资格认定行政许可取消后相 关政策衔接工作的通知》(财库 [2014]122号)。资格认定取消 后,财政部门对代理机构实行网 上登记管理,政府采购代理机构 数量得以“井喷式”增长。 近年来,在政府采购法律 法规、部门规章的制定上,也在 进一步加大“放管服”的步伐。 2015年,《政府采购法实施条 例》在千呼万唤中出台,在很多 细节上都体现了“放管服”的思 路。以资格预审工作为例,其明 确已经进行资格预审的,评审阶 段可以不再对供应商资格进行审 查,提交资格预审申请文件的时 间自公告发布之日起不得少于5个工作日。2017年,《政府采购 货物和服务招标投标管理办法》 (财政部87号令)出台,其提 出招标公告和资格预审公告可以 合并发布……这些,都是“放管 服”的具体体现。 此外,2016年11月10日, 财政部发布《关于完善中央单位 政府采购预算管理和中央高校科 研院所科研仪器设备采购管理有 关事项的通知》(财库[2016] 194号),为科研人员采购进口产 品“松绑”。指出中央高校、科 研院所达到公开招标数额标准的 科研仪器设备采购项目需要采用 公开招标以外采购方式的,申请 变更政府采购方式时可不再提供 单位内部会商意见,但应将单位 内部会商意见随采购文件存档备 查。中央高校、科研院所申请变 更政府采购方式时可注明“科研 仪器设备”,财政部将予以优先 审批。中央高校、科研院所科研 仪器设备采购,可在政府采购评 审专家库外自行选择评审专家。 2019年,全国范围吹响了优化营商环境的号角。财政部印 发《关于促进政府采购公平竞争 优化营商环境的通知》(财库 [2019]38号),全面清理政 府采购领域妨碍公平竞争的规定 和做法,叫停以供应商的所有制 形式、组织形式或者股权结构, 对供应商实施差别待遇或者歧视 待遇,对民营企业设置不平等条 款,对内资企业和外资企业在中 国境内生产的产品、提供的服务 区别对待;要求供应商在政府采 购活动前进行不必要的登记、注 册,或者要求设立分支机构,设 置或者变相设置进入政府采购市 场的障碍…… 另外,近年来,国家和各省 市不断对集中采购目录进行“瘦 身”,提高政府采购限额、公开 招标数额标准提升。这些也是 “放管服”改革的突出体现。

timgT1GLCP5E600.jpg

让采购人拥有更多的自主权

  近年来,“放管服”改革取 得了一些实质性的效果,比如从财 政部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近年来 的分散采购比例逐步提升,例如, 2014年全国政府采购工作中,分 散采购占比15.2,2015年这一数据 为20.7,2016年为27.4,2017年为 35.3,2018年为41.5。以上数据说明,放管服改革已经取得了一定 的效果。但是,政府采购工作中, 仍然出现了许多“逆效率”现象。 例如,把采购限额以下的项目也纳 入政府采购;明明采购人可以自行 采购的项目,非要委托代理机构进 行采购;一些非公开招标项目非要 采用公开招标方式进行。招标失败 后,明明可以采用其他采购方式, 非要重新招标。法律明明赋予了采 购人代表参加评审的权利,采购人 却自动放弃评标资格…… 政府采购“逆效率”现象引发 了许多不良后果,如采购周期长、 效率低;影响财政支出进度;不利 于加强预算管理;不利于提高财政 资金的使用效率等。 姜爱华一针见血地指出,出 现“逆效率”现象的深层次原因在 于采购人无自主权;在于目前盛行 的审计纪检监督检查。为了怕检查 中出现问题说不清楚,采购人不 愿、有不想让自己更多的涉入到采 购项目中。于是,无论是采购限额 上的,还是限额下的,一律按政府 采购流程走;明明自己有采购团 队,能够自行采购的,还是请第三 方保险;非公开招标项目,走公开 招标程序,说明自己的采购更公开 透明,更有竞争性;公开招标失败 后,明明可以确定采用其他采购方 式,但是担心引来不必要的非议和麻烦,非要再走一遍招标流程;采 购人代表更是担心自己一不小心说 错了话,被别人揣测中有倾向性言 论,干脆放弃评标资格。 姜爱华坦言,政府采购并不 是项目越多越好,都采用公开招 标方式越好,还要考虑一定的效 率问题。 采购人是采购活动的重要 参与者,很多情况下也是采购资 金的主导人、采购项目的直接使 用者,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然 而,在实践过程中,采购人却在 许多环节“受制于人”。比如, 在采购方式选择上,其必须采 用监管部门审批的采购方式;专 家评审选择上,其必须从评标专 家库中随机抽取专家……采购人 作为采购项目的直接责任人,在 很多环节却“身不由己”。《深 化政府采购制度改革方案》出炉 后,《政府采购法》修订被提上 日程,应赋予采购人更多的自主 权,减少各种“逆效率”现象。 姜爱华建议,深化“放管 服”就要健全科学高效交易规 则,赋予采购人自主权,采用绩 效审计方式;降低公开招标比 例,加大非招标方式的运用;推 进电子化采购,加强采购标准化建设。




责编:梁晋
京ICP备16068661号-3 ©CopyRight 2018-2021 《中国招标》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