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知识服务提供商
杂志订阅
投稿咨询

公共资源“不见面开标”经济效益分析

2020年10月13日 作者:汤骏 打印 收藏

  当前,公共资源交易行业正处在蓬勃发展时期,一些地方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把交易活动从传统的有形交易场所搬到了互联网上,开启了“不见面交易”新模式。显然,“不见面交易”方式的变革给各方交易主体带来的最大利好是经济效益的显著提升,然而业界对于这一交易方式的变革而产生的经济效益尚未有科学的评价方法。众所周知,所谓的公共资源交易,涵盖的内容非常宽泛,广义上而言,从项目审批直至合同履约都可以视为公共资源交易活动的组成部分,涉及的环节太多,经济效益分析无从下手。从各地“不见面交易”发展的平均水平来看,大多是集中在“不见面开标”这一环节,简言之,本文讨论“不见面开标”的经济效益,其实质是围绕“投标人不到交易场所而在网上参加开标会议”这一阶段展开。

  南通市作为全国最早启动“不见面开标”试点的地区,独立开发完成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和六项专利技术的“鸿雁不见面开标系统”,经过一年多以来的实践,完成了数百个项目的评审,积累了丰富数据样本,收集了大量问卷调查报告。本文以南通“鸿雁不见面开标系统”(以下简称“鸿雁系统”)为例,构建起较为科学、合理的测算方法,探讨这种新型的“不见面开标”模式在经济效益方面的发挥的巨大功效。

  一、“不见面开标”在经济效益方面呈现的主要特点

  由于缺乏统一的技术指标和行业标准,各地开展的“不见面开标”实现方式不尽相同,但是依然有共通之处,最大的相似共性在于“开标会议的网络化直播化”。从“鸿雁系统”来看,体现在经济效益方面的主要特点有以下五个:

  1.开标成本显著减低。“鸿雁系统”采用虚拟3D实景模拟的方式把实体的开标大厅搬到了虚拟的互联网上,投标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完成标书投递和参加开标会议,不再需要前往交易场所集中,开标成本几乎为零。

  2.时间成本效益明显。“鸿雁系统”采用了独特的同路并发、多线程解密技术,使得整个标书解密和导入评审时长大大缩短,经测算,解密时间不到原来的1/5。显而易见,“时间就是金钱”,时间的节约势必产生可观的经济效益。

  3.运营服务管理成本有效控制。“不见面开标”使得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机构节约了大量的场地建设费用,设施设备和人力资源费用也同步得以减少。

  4.投资效益明显提升。“不见面开标”使得开标成本大大减少,跨地区投标的时空壁垒不复存在,投标单位参与竞标的热情被最大程度地激发,资金利用率明显提升,据南通数据统计显示,“不见面开标”推行以后,一般的市政基础设施项目投标家数增加20%以上,中标价相较以往呈稳步下降态势。

  5.行业监管和纪检监察效率切实加强。有别于以往传统的驻场式监督,“鸿雁系统”给行业监管和纪检监察机构提供了专用账号,他们可以通过追踪投标人地理位置信息、侦测保证金虚拟账号的异常性流动、造价锁查同和机器MAC码的比对等手段对投标人的围标、串标行为实施“精准打击”,节约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成本。

80页.jpg

  二、经济效益构成

  参与公共资源开标的主体主要有投标人、招标人(招标代理机构)、交易中心服务(管理)机构、招标投标监管部门以及有关的纪检监察机构等等,各方费用构成如表1。

LY10NKHE3@94ZC6UJSC3C9E.png

  三、经济效益分析

  1.开标成本(Cb)

  实行“不见面开标”,不需要到项目交易现场所在地参加开标会议,对于投标企业的成本支出而言,节约的主要是参会费用,包含交通出行、食宿、出差补助、人工费用等几个部分。

  (1)交通出行费用Cbt

  交通出行费用与投标人和交易场所之间的距离有密切关联,不同的距离会选择不同的交通出行方式,就此产生的费用也不同。为了简化起见,可以考虑三种情况:本市辖区、市外省内辖区、省外辖区。以南通市为例,结合当地平均工资水平、通行成本和交通通行现状,不妨暂按市内辖区100元/人,市外省内300元/人,省外600元/人标准计算。考虑到个人的通行习惯、出行方式、交通设施水平等不尽相同,要合理计算交通成本即便构建繁复的数学模型也难以精准描述,因此应当以“大数据”方法结合调查统计方式才能获知比较接近真实的数据。上述的标准正是一年多以来南通地区积累的数据样本得出的统计数据。

  (2)食宿费用Cbm

  食宿成本主要包含“吃”和“住”两种费用,无论是“场内开标”还是“不见面开标”,“吃”的费用都会发生,并不会因为地点的变化就有显著变化,当然“不见面开标”状态下,可能“吃”得简单些(比如在所在公司投标的话,可能在食堂就餐),而“场内开标”则要外出就餐(当地交易中心附近餐馆),可能费用略高一些,但是这两者费用难以比较或者评估,差异也不太明显,唯一可计取就是“伙食补贴”一项,不妨依照财政部《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赴地方差旅住宿费标准明细表》(以下简称“明细表”),按照100元/人/天计取。另外,“不见面开标”完全不考虑住宿问题,但“场内开标”则面临住宿(当然一些省内距离南通较近的城市可能当日往返),参照《明细表》,可知南通地区一般人员的住宿费用标准为360元/人/天,考虑到一般项目的开标时长一般在一天左右,因此食宿费用暂按460元/人/天计取。

  (3)差补和其他人工费用Cbc

  一般的企业派出经营部门人员外出投标,都有出差补贴,但是企业出差补贴没有标准可以遵循,只得仍然参照《明细表》计入交通补贴80元/人/天,其他的人工费用难以估算,暂忽略不计。

  综上,涉及到投标企业的直接开标成本费用构成如表2。

M%_$VHG2%O69K1N4D)EBIO1.png

  2.运营服务(管理)成本(Ca)

  “不见面开标”为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机构节约的服务(管理)成本是显而易见的,它的主要构成包括场所设施(设备)、人力(交易中心工作人员、物业、保安、保洁)成本(加班、误餐补助等)。

  (1)场所设施费用(Cas)

  “不见面开标”节约的场地设施(设备)费用与交易服务机构日常的使用频率有关,“不见面开标”应用程度越高、覆盖专业越广,节约的费用就越多,由于场地设施(设备)属于一次性费用,计算其节约的经济效益应当按照开标项目数量或者时间期限予以摊销。以南通为例,实施“不见面开标”以后,一年的项目总量约400个,至少节约了两间开标室,按照每间开标室每5年进行一次场所设施改造,投入改造经费约20万元,因此如按照年度节约的场地费用来计,则每年每个开标场地设施(设备)节约2万元;如按照项目数量节约的场地费用来计,则每个项目节约的场地费用约50元。

  (2)人力成本(Cah)

  服务(管理)成本中的人力成本,主要涉及的对象有交易服务机构(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设施设备的运维人员、物业管理人员、保安、保洁人员等等,这类费用更加难以测算,一般只好以行政性费用支出为测算口径。还是以南通为例,由于减少了两间开标室,一年减少的物业管理费约3000元,保安现场值班费用节约了1500元,其他有关的运维、设备检修等费用按照500元计取。

  综上,涉及到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机构的运营管理成本费用构成如表3。

BUZOX`ED]11AWIT7F}F`YBM.png

  3.投资(节约)效益

  招投标活动由于引入了市场竞争机制,对于倡导公平交易、提高出资人的投资效益是有显著作用的,传统的“场内交易”方式很好的发挥了这一功能,而“不见面开标”方式由于进一步降低了投标门槛,节约了投标费用,客观上投标企业参与竞标的热情更高,势必推动报价竞争更加激烈,也就使得出资人的投资效益被更大程度地发挥。这就需要比较“不见面开标”交易方式对于投资效益的提升幅度。

  以南通为例,从2018年2月—8月期间,90个样本的统计数据来看,通过“不见面开标”参与竞标的企业,建筑工程投标家数平均增加约5—10%以上,中标下浮率比以往(同一时期、同类型、基本同体量对照“不见面开标”和“场内开标”数据)下降0.2—0.5%左右,按照90个项目招标预算总额20亿元的总价来计算,节约的资金就超过400万元。此外,这种“溢出”效应对于小型项目(项目投资预算在500万元以下)的增效节资功效更加明显,投标家数平均增加10%以上,下浮率下降程度达到了0.3—0.8%,说明“不见面开标”对于小型项目的潜在投标人而言更具有吸引力,毕竟,大多数投标人不会因为开标方式的转变就实质性地更改投标的经营策略。

  4.时间成本

  “不见面开标”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大大节约开标时间,南通“鸿雁不见面开标”系统采用了多点并发、同步多线程解密技术,使得开标时间节约90%以上,而且投标家数越多,节约的时间也越多。经统计,100家投标企业参与竞标的项目,“场内开标”情况下,投标文件(CA)解密、导入时间就超过40—50分钟,而“不见面开标”情况下,投标人在远程端自行解密并导入计算机系统,平均时长仅3—5分钟。“时间就是金钱”,时间成本得以大大压缩,对于广大的投标人、招标人、专家评委、交易服务(管理)人员等各方交易主体而言,因缩短开标时长产生的时间效益成本非常可观。

  然而,时间节约产生的效益本质上属于“机会成本”,对于不同的主体其“机会成本”也不尽相同,比如,对于投标企业而言,节约出来的时间可以用于生产或者经营;对于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而言,效率的提升可以多组织几场开评标会议。总之,时间的节约带来巨大的生产效益,但是却实在难以计算。

  5.招标投标监管及纪检监察成本

  相较于“场内开标、现场监管”的传统管理模式,“不见面开标”采用的是“网上开标、在线监管”的监督模式,其特点是人力投入低、不受地域限制、机动性强。南通的公共资源交易开标现场,通常有招标单位纪检部门、招标投标行业管理部门、纪检监察部门以及特邀监督员等几种身份的人员参与现场见证和监督管理,以往要集中在专门的业主休息时或电子督查室,全程参与整个开评标过程,而“鸿雁不见面开标”系统为各类监督管理人员都分配了账号、权限,他们即便分布在不同的地点,通过电脑屏幕就可以全程参与整个开标过程。

  6.其他成本

  除此以外,“不见面开标”还节约了其他的隐性成本,比如,面向社会公众的监督成本、因评标时长缩短而少支付的专家评审费用等等。当然,“不见面交易系统”的建设也要投入一部分费用,但是与其产生的巨大的经济效益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可以忽略不计。

  2015年以来,国务院《关于印发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有效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优化企业发展环境,助推增长动力,并专门提及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指出“要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南通在公共资源交易领域大力推行“不见面开标”即是践行“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的生动范例,同时这种交易方式的变革必将会对公共资源交易发展起到更大的推动作用。

  南通市开展“不见面开标”工作两年多以来,已经有490多个项目实现远程网上开标,总交易金额超过65亿元,大约有来自全国各地15个省、市、自治区约26000多家企业通过“鸿雁不见面开标系统”尝鲜受益,切实感受到南通“不见面开标”带了的便利和高效。如前文所述,从定量的角度精准的计算“不见面开标”带来的经济效益不大容易,也很难建立起精密的数理模型,只能通过近似模拟的方法给出估算数值,由于考虑了适度从紧的计算原则,“不见面开标”带来的可观经济效益是显而易见的,按照上述的计算方法,仅南通地区,因推行“不见面开标”一年节约的总费用就达到百万级别,约占整个总交易金额(2017年南通公共资源交易总额约1000亿)的0.1%,按照2017年度全国公共资源交易额30万亿估算,全国范围采用“不见面开标”方式进行交易,节约费用可接近300亿。

责编:梁晋
京ICP备14036222号 ©CopyRight 2018-2020 《中国招标》杂志社 版权所有